bl肉H边做边尿失禁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

栏目:情感故事 编辑: 时间:2020年09月16日 07:01:08

那天她仓皇逃出酒店,回到自己所租的房子,家里一切如常,她几乎要怀疑自己有梦游症。醉酒睡着后,偷偷出了家门,去了酒店,发生了那样的事情,最后又自己回到家。

    今天是她十九岁的生日,妹妹和最好的朋友帮她庆生,她很高兴,便喝了一杯酒,兴许酒量不行,喝完就觉头晕脑胀,送走妹妹和朋友后,便立刻回房睡觉。却不知为何,醒来后就已经在这里了。

    终于,等男人餍足,她早已晕了过去。

    再次睁开眼,眼前仍是一片漆黑。

    还是那个房间,那张大床上,身边的男人正熟睡,均匀的呼吸喷洒在她耳边,又痒又刺。她看不清他的五官,只隐隐看出,他的轮廓如大师细琢下的雕塑般完美。

    她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,却怕的不敢出声,连踹醒他质问他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   拨开他的手臂,她蹑手蹑脚的下了床,穿上衣服后,没有犹豫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总统套房。

    一个多月后,某医院。

    “医生,你说什么?”

    医生只好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,“尤小姐,你怀孕了。”

    怀,怀孕了……

    尤香如遭雷劈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。

    她怎么会怀孕呢?明明只有一夜啊,那夜她还是第一次,应该很难怀孕才对。

    况且她根本不知道那夜那个男人是谁。

    那天她仓皇逃出酒店,回到自己所租的房子,家里一切如常,她几乎要怀疑自己有梦游症。醉酒睡着后,偷偷出了家门,去了酒店,发生了那样的事情,最后又自己回到家。

    抚了抚隐隐作痛的太阳穴,尤香看着医生,犹豫道,“我……这个孩子我不能要。”

    医生闻言,上下将她打量一番,叹气道,“我看你不像是随便的女孩啊,怎么这般不爱惜自己,现在的年轻人啊。”

    尤香被她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,“不,这,这只是意外。”

    医生扶了扶眼镜,看着她的表情很是冷淡,“来我们这里堕胎的女孩十有八九都说是意外,既然不要孩子,享受那种事时就要做好措施啊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尤香很想说,事情真的不是您想象的那样。

    医生起身关上门,又坐回她对面,面色凝重的道,“尤小姐,虽然你不想要这个孩子,但作为医生,我有义务提醒你。这个孩子,你不能打掉。”

    “为什么?”尤香紧张问道。

    医生解释说,“你的体质很特别,天生子宫内膜薄于正常人许多,如果强行清宫堕胎,以后很可能就无法生育,所以这件事,你要考虑清楚。”

    尤香闻言,心里乱成一团。

    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    “的确是这样,尤小姐,你可以仔细考虑几天,然后再做决定。”医生不忘提醒,“这关系着一个女人的一生,希望你慎重做选择。”

    五年后。

    T城环球大厦四周的路段被堵的水泄不通,各明星大腕,娱乐媒体,商业巨头云集大厦。

    今日是东方家族少主东方阎与电子大亨爱女订婚之日,场面可谓盛况空前。

    此刻,大厦八十八层,受邀宾客皆是西装革履,晚礼加身。曼妙的音乐,醇美的香槟,娇艳的花艺,使得整座订婚宴会场更显浪漫。

    随着一对佳人入场,所有宾客的目光都落在那二人身上。

    东方阎穿着一套银灰色的高级定制西装,约一米九零的身材伟岸又霸气。他双目锋锐,鼻梁高挺,唇的薄厚适中,面若刀凿般立体,两道高挂在眉骨的剑眉,显出他凛冽高傲的性子。

    此刻,他那双宛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正泛着深不可测的光。

    他是天之骄子,容貌英俊,又生在医学世家,被誉为医商二界奇才,一双鬼才之手杀得了人,更救得了人。

    传言他十四岁被世界顶级高校破格录取,十六岁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毕业,十八岁创立娱乐公司,二十岁以个人所取得的资产购下一座全球排名前十的海岛,二十一岁正式接手东方家族医学产业帝国……

    “喂,小姐,你没有请帖,不能进去。”

    “让我进去,我要进去。东方先生,东方阎,我必须要见东方阎。求求你们,放我进去……”

    和谐的会场突然冒出女人哀求的声音,宾客们闻声转头,就见一个手持锋利水果刀的女人闯了进来。

    尤香穿着一条牛仔裤,一件简单的T恤,脚下的球鞋虽廉价却刷得很干净。她眉目如画,皮肤如白瓷,有着姣好的清丽容貌,一头及腰的黑亮长发随意用绳带挽着。

    这时,一位雍容华贵的女性走了过来,她的容颜与东方阎有几分相似,正是东方阎的母亲,天夫人。

    “怎么回事?”

    “夫人,这个女人要求进入会场见少主,但她没有请帖,便被我们拦住,可她以自己的性命威胁我们,所以……”若是换做往常,保镖早已将尤香擒下,才不会管她是死是活。

    可今日日子特殊,又有众多媒体在场,若是冒险闹出人命,怕是对东方家的声誉不好。

    “一群没用的东西。”天夫人斥退保镖,看向尤香,问道,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   尤香一脸仓皇,像是没听见天夫人的问话,如星般的美目扫视整个会场,寻找自己要寻的身影。

    蓦地,她眼睛一亮。

    那个站在会场中央,卓然而立,正以一双犀利的眼瞳看着她的男人,正是她要找的人。

    东方阎。

    来之前,她已经查过他的资料,知晓他的面貌,所以绝对不会认错。

    尤香激动的迈开步伐,想要走到他身边,却被人拦住。

    她看向拦住自己的人,带着乞求的目光,“拜托你们,我要见东方先生,不会耽误太多时间,请给我十分钟,只要十分钟就好。”

    话音一落,保镖趁她不备,掐住她的手腕,她疼的低呼,手一松,只听‘咣当’一声,刀子落到地上。

    紧接着,她整个人被抓住,往会场外拖。

相关文章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